《教育文摘周报》是教育部主管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主办的我国唯一的教育类综合性文摘报! 加入收藏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主页
教育要闻教育资讯教改动态媒体聚焦 政策法规科学研究理论实践社会调研 教育安全政策解读高端访谈一线风采 高校动态名师名校人物风采校园趣事 中原文化摄影赏析书画名家博文精粹 慈善公益考试就业亲子教育远程教育

曝周口城管暴力拆迁 市民被20多人围殴手指被掰断

[摘要]5月6日,周口市民投诉称,某办事处城管在拆除中州大道邦杰集团门口违建时,多名市民遭围殴,4人住院,1人手指被掰断,还误拆1间民宅。

5月6日,市民投诉称,川汇区荷花办事处城管在拆除中州大道邦杰集团门口违建时,多名市民被打伤,4人住院,还误拆1间民宅。东方今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——

投诉称拍城管暴力执法手机被抢,一间民宅被误拆

5月6日,在协和骨科医院,违建房主张永庆的妻子和儿子躺在病床上,隔壁病房里躺着租赁张家房子开饭店的吴振修老两口。“我们承认俺家那三间房子是违建,但是俺家房子附近那一条街上都是和我们情况相似的违章建筑,只拆我们这几家肯定不对,中间肯定有人花钱请他们,有关系的都没拆,且还来了100多名城管强拆。”张永庆儿子张怀说,“强拆那天,租房的吴家老两口往外搬东西,城管忽然按着两个老人在屋子里打,我赶紧拿着手机拍照,城管上来把手机夺走了,然后20多个城管打我自己,俺妈当时上来拉我的时候,把俺妈也打伤了。”

“吴家那个老太太,手指头都被掰断了。现在空调、热水器、进的牛羊肉、还有现金都在废墟下埋着。”张怀说,“那天光拍现场的手机收走10来个,我拿的手机也被城管抢走了,去城管大队领来时都被刷机了,里边啥都没有了。”“不仅违建被拆,正常的房子也被拆一间。”张怀说,自家紧挨着违章建筑的一间民宅也被误拆。

租房客搬东西引发口角 叙述全家被打经过

吴振修的妻子伸出骨折的手指说:“城管搬东西的时候把俺柜子上的玻璃砸烂了,俺儿媳妇说,‘恁搬东西慢点,东西给俺砸烂了,谁给赔呀’。一句话引来殴打,一群城管就在屋里打俺家的人。”

“当时我在外面,搬东西时脚受伤了,听见屋里俺家人被打得嗷嗷叫,我爬着过去了,用手扒那个门,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的城管往外推我,我用手一档,他握着我的手把右手的小拇指掰断了。然后,俺老头从屋里给一脚跺出来了。”吴振修的妻子说。

“我以前脚崴着打过钢钉,结果被城管一脚把钢钉踢出来了,现在钢钉还在外面露着呢。”吴振修的儿子指着自己脚上的伤说:“当时是谁说话打谁,俺表弟从这路过看见我问了一句‘咋回事’,城管过来就打他,打完又拉进屋里又打,表弟喊‘我是郑州法院的’,才算不打了。”

围观群众拍现场时手机被抢 领回时手机内容全被删

在现场,多名群众因拍摄,手机被夺走。5月8日,围观群众之一李某说:“我那天早上去吴家的饭店吃饭去了,忽然就拉上了警戒线,说是拆迁,谁知,城管就打起了人。我当时就拿起手机拍了照片想发微信。这时城管就说别拍照,然后就抢了我手机,我旁边一个男的也在拍照,城管抢他手机不给就打了他,结果我俩手机都被抢走了,他们让我们下午去荷花派出所去领。”

“我离开一会儿回来时,看见城管在打吴家老两口,城管把门拉着了,直接把那老太太从里面扔出来了,紧接着又把老头从里面踹出来了。因为经常去他们家吃饭,我就赶紧去拉。”李某说。当日下午,李某去荷花派出所领手机,发现手机已被刷机,里边内容全被删除。

向记者讲述完,李某写下承诺所述真实的承诺书,表示愿为所述承担法律责任。

部分视频可以发现打人影像

虽然群众称多数手机视频均已被刷机,但部分视频还是流露出来。因视频是在慌乱中拍摄,画面混乱,在视频放慢8倍的情况下,当事人与目击证人李某指认出事件现场。

在视频1分17秒左右,城管队中拍摄现场的男士,企图抢走现场一位女士的手机。

在视频1分56秒左右,画面最左边一位城管抬腿动作跺向地上“白影”,而白影是穿白衣服的表弟。

在视频5分2秒左右,从右数第三位、离花衣男孩最近的城管左腿做提击动作,跺向围在中间的人,被围在中间的人是吴家老头。

在视频5分7秒左右,被围在中间的人头部被左边一拳头击中,拳头来自左边一城管。

视频6分40秒左右,据吴家孩子、李某和张先生作证,张先生母亲因张先生被打跪地求情。

办事处出尔反尔未提供视频

辩称称手机是捡的

为客观报道事情经过,5月6日下午,记者前往荷花办事处采访此事。对此,荷花办事处负责此事的周姓工作人员表示,这是履行工作,是有依据的。

“至于说打人这个事,当时我就在现场,发生肢体冲突有两次。可能要到明天下午给你们提供一个完整的视频,要想完整的还原这个东西不是光靠我给你口述,有视频资料你们便于更全面的了解这个事情。”周姓工作人员说。

而对于围观群众用手机拍现场被城管抢走手机一事,另一姓陈的工作人员解释说:“那不可能的事,那是我们中间拾起来交给警察的,不知道谁的手机。”

对于误拆一间民宅,周姓工作人员说:“要求拆除多少面积都有文件,我们把这些文件复印一下,明天连视频一块儿给你们看。”

5月7日下午,当记者致电荷花办事处索要视频和文件资料时,办事处一王姓主任回应说:“所有的资料都交给川汇区宣传部了,我们没有权利接受采访,如果需要,请直接找宣传部。”记者致电川汇区宣传部问询此事时,其新闻中心人员说:“我们拍的视频只是很少的一部分,具体的都在办事处和城管局,办事处没有交到我们这儿。”

对于此事,本报将继续关注,也希望当时在现场的广大市民能提供更多证据和线索,以便让真相浮出。(来源:东方今报)